mamo酱我的嫁

迟到的室长生贺(好吧就是临时开的脑洞)

*礼猿,不合者请回避

*这几天气温骤降临时想到的

*也许ooc,不完全,只是个脑洞请见谅

“室长。”伏见走进宗像的办公室,此时的宗像正端坐在榻榻米上悠闲的品着茶。

“哦呀,是伏见君啊,很少见呢,你在这时候来找我。请坐吧。”宗像转头,微笑着对伏见说道,手上也不紧不慢的多倒了一杯茶。

伏见本想拒绝,陪上司喝茶这种事真的很麻烦,尤其是一个像青王一样的上司,因为他一定会在一杯茶的时间内跟你从地上的石子聊到天上的星星去,啧,想想都觉得麻烦。

但是宗像已经把自己的茶倒好了,好歹也是上司,总得给个面子。况且这是大家送的生日礼物,总不能就随便扔在办公室里就不管了吧。

伏见走到榻榻米前站定,在宗像疑惑的目光中将手中的一大袋东西亮了出来,“这是大家为室长准备的生日礼物,请收下。”

“哦呀,真是有劳大家费心了,还麻烦伏见君送过来,十分感谢。”宗像过去将礼物接了过来,小心翼翼的一件件拆开,看着被精心包装过的礼物和贺卡,并且仔细的看了每一位成员所写的内容,他的脸上也浮起笑容,但似乎是没注意到在一旁不耐烦的等待着的伏见。

没有宗像的指令,伏见也不能随意行动,只能站在宗像旁边干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宗像忽然提高了些音量:“哦呀,终于找到伏见君的礼物了呢。”

伏见便被吓了一跳。

“是围巾呢,正好适合最近骤然降低的天气,伏见君也是有心了。”宗像将围巾拿起,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说起来,好像没有看见伏见君的贺卡呢。”

“哈,又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写那种东西吧,再说,明明都可以用嘴巴说出来的话,为什么非要写在纸上啊,浪费时间。”的确,在伏见的观念里,互相送贺卡已经是小孩子做的事了。

“那么伏见君的意思是,你准备了一些话想当面对我说吗?”宗像依旧是眯着眼笑着看着伏见。

“什……”伏见猝不及防,完全没想到宗像会反问他。

“伏见君,想说什么呢?”宗像又笑着将身子向伏见凑了凑。

伏见看着那张笑脸,心里也是不情愿,但实在不想说出自己什么都没准备,于是故意移开目光,不看着宗像的脸,支支吾吾的开了口:“生……生日快乐……”

话音刚落,宗像便开了口:“应该不只是一句话吧,伏见君。”

“那你还想要我说什么?!”伏见在心里大声吐槽,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宗像期待的眼神,总觉得不忍心拒绝。怎么办,要是真说点别的又觉得好羞耻……

“啧……那个,什么,最近天气变冷了……室长你也注意一下……我先告辞了!”说完这句话伏见便低下头转身就走。

啊,真是太羞耻了,平时的自己才不会说出这种话,何况是面对宗像。这样的自己出现在什么时候?大概只是在小时候对伏见仁希这样过吧,那时的自己太小,太傻,什么都不懂,只是为了让仁希喜欢自己吧。那现在的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啊?伏见在心里想道。

“这就走了吗,伏见君?”宗像望着伏见的背影问道,也没有提出挽留,但在伏见拉开门准备走出去时,宗像还是叫住了他。

“伏见君。”

“我果然,还是很中意你啊。”

伏见停下来,转头看着宗像,还是那张笑盈盈的脸,还是那样温柔的语气。

“那还是,多谢室长了。”

走出宗像的办公室,关好门,伏见便靠在一边的墙上,仰着头盯着墙壁上华丽的花纹,舒了一口气。

“上司这种东西,果然很麻烦啊……”